鲍毓明性侵养女三年事件

长达三年的侵害,三次报警,最后一次报警距现在已经过去了一年,居然还是靠媒体报道舆论发酵才初现效果。

事件于2020年4月9日爆发,并且持续发酵。一时间成为各大媒体的热搜。

4月9日深夜烟台警方对此事做出相关回应。

可怕的是,此人居然是律师!来扒一扒其人其事:

先来带大家看看,这件事的主角鲍毓明,1972年出生。1994年毕业于天津大学获工学学士学位,1999年获天津大学管理科学与工程专业硕士学位;2001年于美国桥港大学获得计算机硕士学位;具有中国律师资格与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出庭律师资格.鲍毓明自1996年起从事律师工作,先后在京津地区律师事务所任合伙人,驻美国纽约和加州工作近十年,曾任美国思科,美国新闻集团,香港南华集团等跨国企业资深法律顾问。他有一系列在外人看来光鲜亮丽的身份背景,高智商,高学历,高地位,看起来俨然一副成功人士的样子。

因为母亲的迷信,女儿遇到了“养父”。兰儿来自一个单亲家庭。据她的妈妈说,孩子从小磕磕碰碰一直不顺,听人说要认个养父养母才能冲冲这个灾气。

兰儿妈妈说,起初在网上看到有网友转发的关于收养女宝宝的帖子,于是她通过QQ跟网站的一名中间人取得联系。
  2015年9月,通过中间人,兰儿妈妈和鲍毓明约定见面,高学历,高地位以及殷勤的关怀备至很快取得了兰儿母女的信任。兰儿妈妈相信,鲍毓明“可靠”,“确实就像个爸爸”,他的学问高,如果把女儿交给他教育,肯定比自己带在身边要强。于是兰儿妈妈便将女儿“送养”给鲍毓明,鲍毓明也以“养父”的身份带走了兰儿。
  那个跨年夜,是她一生的噩梦。
  2015年11月,鲍毓明带着刚满14岁的“女儿”兰儿,到北京上学。在2015年的最后一天,兰儿和鲍毓明回到了天津过元旦。噩梦就从那时降临到这个女孩身上。

鲍毓明是律师,他对法律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。我们先来看看刑法上对于强奸幼女的定罪量刑:
  强奸幼女定罪行为人明知是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而与其发生性关系,不论幼女是否自愿,均应依照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,以强奸罪定罪处罚。根据刑法规定,犯强奸罪的,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;情节严重的,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、无期徒刑或者死刑。
  所以他选择在兰儿刚满14岁时对她性侵。此后鲍毓明对兰儿多次洗脑加精神控制,想让兰儿从心里屈服,将这一切变成自愿行为,来逃脱法律的制裁。接下来的日子,他开始给兰儿播放未成年人性题材影片,里面有很多爸爸、妈妈和孩子之间的色情场面。鲍毓明家中电视上的色情片,大多是未成年人性题材,并且不再让兰儿去上学。

鲍毓明也不断的纠正兰儿的说话方式,偷换概念的教兰儿要说什么。鲍毓明一开始说,“我们做的事是很正常的,电影里大家都这么做。”
  后来说,“你不能把我们的秘密说出去,说出去你就不干净了,所有人都会讨厌你。”最后说,“这个世界上,只有我是对你最好的人。别人都是坏人,都想害你。”

他反复纠正兰儿说话的方式,不准说难受、痛苦,要说“伤心”,不准说“被爸爸按在床上”,要说“喜欢爸爸,爸爸也喜欢你”。
  这一套具有体系功能的话语,瓦解了兰儿的意志,让她不敢离开。

随着鲍毓明工作的调动,他带着兰儿到了烟台,到烟台后鲍毓明变本加厉的对待兰儿。在此期间兰儿也曾多次报警,但最终都是不了了之。

在外,鲍毓明俨然一个成功人士,开朗、得体、有学识,可是在家里,他却表现出了两面性,活脱脱一个人格分裂的变态!有时候他会学着宝宝的声音叫兰儿妈妈或者奶奶。

2019年4月,兰儿发高烧且在生理期,鲍毓明对她强暴并殴打,兰儿终于报了警。虽然兰儿给警方提供了大量证据,但是这次报警后,还是被警方做了撤案处理。

此后兰儿自杀未遂,在医院里兰儿的妈妈接到警方电话,才赶来见到了女儿。此后她一直和女儿奔波在打官司的路上。在南京她们又一次报案,南京警方和烟台警方的对话也被披露出来,烟台警方的淡漠让人心寒。

鲍毓明也对这件事进行了回应。

在南风窗的报道里出现过这样一段话,刑警大队副队长张高当时在场,现在看来多讽刺。

事件爆出以后,中兴集团第一时间作出的反应:辞去了鲍的职务。

期待后续的报道。2020年5月13日,此文图片及文字均来自网络。转载自天涯社区,一并整理,以方便读者了解来龙去脉,揭露黑恶的人性深渊。